我們要不斷地從錯誤中學習和成長:畢羊事件



還記得第一次跟田爬山的時候,我因為想趕快往前看看有什麼風景,所以和Jimmy衝得很快,領先隊伍多走了好幾個彎,然後我們在池有附近石瀑拍照完後,想說往前找個平坦腹地停下來等一下大家。


過了十分鐘左右,才等到田帶著Sara、小金、御呈、Alex他們來。當時田的臉很臭,不太想理我。那天晚上他很生氣地對我說:為什麼要走那麼快!


那是田第一次跟我爬山、那是我第一次跟Jimmy爬山,我們對彼此在山上的能力只有過往的經驗可以參考,而那些文字經歷是不夠形成彼此在山上的信任。我那時才明白,原來領隊帶新朋友爬山承受的壓力是我無法想像的。那天晚上,我讓田很生氣、很難過。在那之後,任何的行程我們都會時不時詢問前後的人狀況、是否需要休息、時刻注意隊伍人數,不會讓隊友脫離隊伍太多。


最近畢羊的事情大家都看到了,因為事發者是身邊朋友的朋友、加上這條路線確實有身邊的朋友上週也迷失過方向,我希望大家謹記以下三件事情。


「要分兩隊走不是不行,但是兩隊都要有至少一個可以肩負領隊的責任和能力、能有危機意識和對應處理能力的人。」

這件事情很重要。


我有沒有分隊走的經驗,有啊。如果今天快天黑了,有些人腳程或身體狀況比較不佳,會拖累整個隊伍的進度,自然會考量到待會還要紮營、煮飯,而選擇讓腳程快的人帶著宿營裝備先行前往。但是!如上述,請務必確認前後都有一個有領隊能力的人。這樣不管前後隊伍有任何狀況,都有人可以給予指揮和應變處理。


第二件事情是,登山這項運動,直到安全回到家之前,都請不要鬆懈。像這次的事件就是已經攻頂了,在滿心期待回家的過程發生的憾事。甚至每次我下山如果是從路況很差的林道要搭接駁車回家的時候,都會比過斷崖還緊張。在車上也不忘偶爾關心駕駛者的精神狀況,甚至協助看一些路況或導航等。


第三件事情,即便知道是下午結束行程,也請帶著頭燈;即便是輕裝,該有的防水禦寒裝備甚至求生露宿袋不能少;即便是一日攻頂,也要有在山上臨時需要渡過一夜的裝備;即便是原訂三天的行程,也要有至少四天的糧食。


我不是什麼大咖、也不常開隊當領隊,我只是有過一些經驗、甚至也在山上見識過一些、迷途過一陣。我在從八通關駐在所往玉山的路上,過不去其中一個大崩壁,背著20公斤的我走一步滑兩步,上方的零碎落石也打在我身上。我兩腳完全發軟、僵住了不敢動。我退回崩壁起點,田見狀大喊要回來幫我帶包包過去。當時我為什麼怕?因為我曾在馬博倒數第二天要切回中平林道前,親眼看見隊友從崩壁上滾下來幾十圈,在幾十米深的溪谷懸崖前撞倒我而停止,回頭看著背後不到一米距離的懸崖邊,所幸我只是跌坐、他也只有輕微的擦傷。我在730林道邊坡滑落時,雙手懸掛在搖搖欲墜的水管上,下方就是一路往下的碎石溪谷;如果當時沒有朋友的探路指示踩點和一力之臂,我要怎麼在重裝給予的壓力之下靠自己翻身、從一堆蕨類和濕滑的鬆土中踩回林道。


你說我失誤了幾次?哪一次我沒有事前多看地圖、帶足裝備。雖然我舉的例子都不是迷路,但能繼續行走正是因為這些困難有人陪著你克服


如果你看見我們爬山的照片覺得很美、很想去,或是你很想親身體驗爬山的魅力。如果你找不到一個方式去接觸、覺得商業團或登山協會很貴或害羞。如果你只有上網找資料,卻還是有很多疑問。


請找我聊聊,我再忙也會願意抽出時間,給你我所知道的。

(我的私人Instagram)


我可能不敢貿然答應帶你上山,但是我會帶你正確地、有自信地進入這個世界。
27 次瀏覽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