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道散步・楠溪林道・撤退學分

在山上的時候,團隊裡的任何人不管犯了什麼錯,都請不要責怪他。你不知道什麼時候你可能也會無心犯錯,儘管是很小的,或甚至是很大的。將心比心。

該撤退就撤退,山永遠都在,夥伴也要是。



我有一個很好的習慣,會在家裡打包時,配合著自己的裝備清單,逐項確認有沒有放進包包裡,直到每一個圈圈都被打勾,我才會放心出門。

D0集合之後,我會把所有的東西再次拿出來,確認食物、睡覺、照明、防水、緊急醫療、保暖系統都有了後再放回包包

這次一如往常,我也這麼做了。

但是我的頭燈那袋,卻意外孤單地被我遺忘在桌上。

「我的頭燈,好像沒有帶到⋯⋯」

我們知道摸早黑天終將會亮、晚黑則只會越來越暗。預計十三個半小時的南玉山往返行程,四點半啟程往巴伊車留山的路上,我們在天還沒亮的黑夜裡,那近乎垂直的鬆軟邊坡上折騰了半個小時。因為少了頭燈,我的前進上升速度相對緩慢,手持手電筒在這樣的路段上也相對危險。

田指示我在某一處大樹旁休息,在無限的鬆滑軟土坡上相對紮實而平穩牢靠的一角。他往前和兩位夥伴討論了十來分鐘,我則是在黑暗中不斷地和自己對話。

我可以繼續往上嗎?天亮了就好多了吧,那下山呢?摸一點晚黑的機率大嗎?沒有頭燈繼續往前好嗎?這條路線有超出我的能力嗎?昨天的雨是不是會讓後面的路都這麼滑?我該自己要求撤退嗎?時間還這麼早,等天亮一點再趕進度有可能嗎?大家會願意撤退嗎?我是不是犯了一個低級的錯誤?我怎麼可能沒帶到頭燈,會不會其實掉在路上了?

黑暗之中、憂慮之下,所有感官與不安的思緒也都被放了大。太陡太滑的鬆軟土坡,沒有穩固的樹枝和多餘的繩索,伴隨著每一步都會往下滑的恐懼,我好希望找到一個撤退的理由。

我就是犯了一個很愚蠢的錯誤,我就是雷隊友。對不起我的夥伴們,也謝謝你們為了我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—撤退。

和隊友坦承錯誤需要勇氣、誠懇道歉也需要勇氣,決定撤退需要勇氣、懂得檢討也需要勇氣,流淚需要勇氣、微笑此刻,也需要一些勇氣。

你說只要以後我不要再犯一樣的錯就好了。所以未來你還是會和我一起爬山的,對吧。